李祺:关于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治理

时间:2019-06-25来源:大豫讲坛
分享到:

  第一个是政策层面,多维度的去防范新增风险。目前我们的宏观层面是采取了一种双支柱的框架,就是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落到具体的实践上就是货币政策执行的问题。那么,货币政策的执行,就是我们刚才说的M2的问题,“大水漫灌”的问题。这几年,我做了三年的对比,可以看出来,中国对于M2的态度已经发生明显变化了。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7年M2和社会融资规模余额预期增长均为12%左右,这是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的体现。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未提M2,但2018年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和广义货币M2预期增速均与2017年实际增速持平。2019《政府工作报告》:稳健的货币政策,松紧适度。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以更好满足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的需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

  第二个措施层面,出台组合拳具体解决。针对房地产泡沫,放开刚需,限制投机需求,控制开发商融资渠道,控制新房价格,建立长效机制:租售同权,调整一线城市布局。

  针对债务风险问题,中国个人债务的负债率44%,不算太高。企业债务的问题分成两个层面,一个是民企的债务,还有一个国企的债务问题。国企的混改,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目前最大的挑战是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要明界限、盘底数,化存量、控增量,堵后门、开前门。

  针对外汇储备安全问题,临近春节期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非法买卖外汇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月1日正式实施。这是两高在1月31号刚发布《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后的另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文件。目前,对个人购买海外不动产、购买海外证券等进行限制,限制非技术类并购等,并通过全方位深化改革开放,吸引外资,确保外汇储备安全。

  针对金融供需矛盾,推动金融供给侧改革,总书记指出“要围绕建设现代化经济的产业体系、市场体系、区域发展体系、绿色发展体系等提供精准金融服务,更多依靠创新、创造、创意的大趋势,推动金融服务结构和质量来一个转变。要更加注意尊重市场规律、坚持精准支持,选择那些符合国家产业发展方向、主业相对集中于实体经济、技术先进、产品有市场、暂时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重点支持。”此外,目前,只有深化改革是最大红利,深化在产品市场、服务市场、投资市场的开放力度,在发展中解决金融领域的问题。

宣讲文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