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讲 说翻就翻的韩日“友谊小船”

时间:2020-10-19来源:2020大众热点话题
分享到:

  2019年适逢韩国人民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三一”运动爆发100周年,在这个关键而敏感的时间节点上,韩日之间交恶加深、龃龉不断。6月,G20大阪峰会,韩国总统文在寅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罕见地未进行首脑会谈;7月,日本政府宣布对出口韩国的三种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加强管制;8月,日本政府决定将韩国移出享受出口管理优待的“白色名单”。韩国不甘示弱,迅速宣布把日本“拉黑”。韩日关系降至冰点,“友谊小船”说翻就翻。

  一、历史积怨难以弭平

  韩日两国共处东北亚,隔釜山海峡(日本称朝鲜海峡或对马海峡西水道)相望,是一衣带水的近邻。从韩国釜山到日本对马岛西海岸,直线距离约50公里,天气晴好的时候彼此能隐约望见。韩日两国渊源甚深,历史积怨也深。


  1.日犯近邻,埋下怨根

  在古代历史上,朝鲜半岛人民可以说是日本的恩人,在日本遣使来中国学习时的隋唐以前,古代日本社会从衣、食、住、行,再到文化、经济、政治、宗教等,大都是通过比他们得风气之先的朝鲜人引进或者传授的。

  日本对朝鲜半岛,一直有觊觎之心。公元200年(汉献帝时),日本的统治者神功皇后就因“毅然”征讨朝鲜而受到日本后世崇拜。从公元3世纪30年代到7世纪中叶,倭寇至少6次大规模进犯朝鲜。1592年(明万历年间),日本权臣丰臣秀吉欲假道朝鲜进攻中国,遭朝鲜拒绝后仍大举进攻。倭寇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仅晋州一地,被屠杀军民就多达6万余人。千百年来,朝鲜半岛人民对遭受的倭寇侵犯之苦,至今难以释怀。

  2.日本崛起,殖民韩国

  明治维新使日本迅速迈入工业化世界大国之列。日本思想家吉田松阴提出,应征服“易取之朝鲜、满洲、中国”,这成为日本大陆政策的核心理念。1876年,日本以武力强迫朝鲜王朝签订了《江华条约》,朝鲜被迫打开国门。中日甲午战争后,日本进一步控制了朝鲜,1897年,朝鲜王朝改国号为“大韩帝国”。从1904年到1907年,日本强迫韩国政府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剥夺了韩国的外交权、司法权,解散了韩国军队,使韩国沦为日本的殖民地。1910年8月通过订立《日韩合并条约》,完全吞并韩国。

  1919年1月22日,被日本强迫退位的韩国国王李熙突然死亡,传说是被日本殖民者毒死的,这激起了韩国人民的愤怒和反抗。1919年3月1日,韩国爆发了声势浩大的抗日运动,但遭到日本殖民者的残酷镇压。2019年3月1日,文在寅发表三一节讲话时说:“当时占韩半岛整体人口10%的202万人参与了万岁示威。7500名朝鲜人被杀害,16000多人受伤。被捕、被监禁的人数多达46000人。”这段屈辱的殖民地历史,是韩国人民心头难以抹去的痛和恨。

  3.半岛光复,争端凸显

  日本帝国主义在二战中战败投降,朝鲜半岛获得完全解放。在美国支持下,1948年8月韩国在半岛南部成立。独立后的韩国与日本之间争端凸显。

  一是领土争端。韩国实际控制下的独岛(日本称竹岛),韩日双方都声称拥有主权。该岛自古属于韩国,日俄战争期间被日本占据。二战结束后,美国将该岛管辖权交给韩国。但在1951年美国签署的《旧金山对日和约》中,未提及该岛归属问题,为以后韩日领土之争埋下了伏笔。


  二是“慰安妇”问题。在日军“慰安妇”补偿问题上,日本方面向来态度消极,日本政府仅拿出1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355万元)赔偿韩国受害者并期望解决问题。2016年,“慰安妇”受害者和遗属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向每人赔偿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20万元)。但韩国方面向日本政府寄送起诉书后,日本政府将其退回。韩国法院此后进行公告送达程序,诉状从2019年5月9日零时起被视为已送达。2019年11月13日,第一次庭审在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进行,日方无人出庭。

  三是强征劳工补偿问题。2018年10月,韩国大法院下令新日铁、三菱重工赔偿二战强征劳工,否则将冻结其在韩资产。2019年5月1日,日本“强征劳工案”的原告递交了申请,要求变卖已经被扣押的这两家日企资产,对受害者进行赔偿。但日方严厉警告韩国:相关问题在1965年签订《日韩请求协定》时已经完全解决,不能翻旧账。如果在韩日企的利益受到“损害”,日方将采取报复措施。

  二、美国拉拢韩日“结盟”

  日本和韩国是美国在东北亚的桥头堡,无论是冷战时期对抗社会主义阵营,还是在美国重返亚太以来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印太战略”中,韩日都是美国称霸全球大棋局中重要的两颗棋子,因此,美国极力拉拢、撮合美日韩“稳固”的同盟。

  1.美军入驻,两国“听命”

  韩日同为美国的盟友,都有美国的驻军和军事基地,唯美国马首是瞻。美国为了巩固在东亚的“反共”阵营,加强环太平洋战略链条,极力促成“韩日会谈”及两国建交事宜。在美国推动下,1965年6月22日韩日签订《韩日基本条约》,两国实现“和解”和邦交正常化。


  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一直重视与韩日的同盟关系,将亚太地区视为战略要地。特朗普上台后,处处强调“美国优先”,两位盟友心生怨气。2019年7月,美国要求韩国承担50亿美元驻军费用,韩国方面表示难以承受。同年11月,美国要求日本承担80亿美元驻军费用,安倍晋三表示不会接受“天价保护费”。

  2.防范朝鲜,韩日走近

  朝鲜奉行先军政治,大力研发导弹和核武器,被韩日视为共同的敌人。对韩国而言,国土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仅相当于中国浙江省的面积,无战略纵深可言。对日本而言,朝鲜的导弹可以轻易打到日本。1998年8月,时任日本首相小渊惠三邀请韩国总统金大中访日。同年10月,两国签署《韩日伙伴关系共同宣言》,提升了两国外交关系的等级。

  特朗普上台后,开始对朝鲜采取“极限施压”策略,并威胁要实施军事打击,半岛局势骤然紧张。2017年7月,美日韩三国首脑就朝核问题举行会谈,联合谴责朝鲜试射弹道导弹,并表示三国将联手对朝鲜施压,重启朝鲜半岛无核化会谈。韩日关系与半岛局势呈现跷跷板现象:半岛局势紧张,则韩日走近;半岛局势缓和,则韩日疏远。

  3.遏制中国,各怀异心

  美国重返亚太,目的就是遏制中国崛起的步伐。对日本而言,心态颇为纠结。一方面,必须追随美国遏制中国。因为不抱紧美国的大腿,日本右翼势力就无法扩张军备、让自卫队合法化,更无法为军国主义招魂。另一方面,日本必须借力中国发展经济。2019年12月23日,安倍晋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习近平主席会见时表示:“日方希望双方继续扩大经贸、投资、创新、旅游、文化、体育等领域务实合作。”


  对韩国而言,冷战时期追随美国对抗社会主义阵营是不二之选。冷战结束后,中韩两国于1992年建立了外交关系,两国经济合作迅猛发展,中国的重要性开始逐步超过美国。2017年“萨德入韩”事件,中国强烈反制,韩国叫苦不迭,被迫宣布“三不”承诺,两国关系才重回正轨。因此,跟随美国遏制中国,已不符合韩国的国家利益。

  三、冲突再起“盟友”翻脸

  2018年年底以来,韩日矛盾先从地缘争端、历史遗留问题上发酵,经济冲突逐步升级,加之美国出于自身利益考虑,无意主动出面调解,终致韩日“盟友”翻脸。

  1.半岛缓和,韩国改弦


  2017年文在寅上台执政以来,奉行对朝和解的阳光政策。2018年4月与金正恩首次在板门店见面;同年9月,文在寅访问朝鲜,朝韩关系改善,半岛局势明显缓和。2018年以来,美朝关系也实现戏剧性转折。2018年6月和2019年2月,美朝两国先后在新加坡和越南两次举行首脑会谈,取得实质性进展。朝鲜主动放弃进行核试验和远程导弹试验,美国也取消了一系列美韩军演。2019年6月,金正恩与特朗普在“三八线”上进行短暂会面并握手,特朗普还跨过“三八线”,成为历史上首位踏上朝鲜国土的美国在任总统。

  半岛局势缓和后,韩国陡然发现隔海相望、虎视眈眈的日本才是千年以来的心腹大患。2019年1月,韩国国防部发布的2018年版《国防白皮书》中,就对日关系删除了“韩日两国共有自由民主主义和市场经济基本价值”的表述。在军事装备发展上,韩国也表现出与日本针锋相对的态势。鉴于日本正在将出云级直升机驱逐舰(2.7万吨级)改造成可以起降F-35B垂直起降战斗机的轻型航母,2019年7月韩国表示将新建两艘大型的3万吨级两栖攻击舰,同时准备装备F-35B战斗机。韩国大有后来居上之势,显然是在和日本较劲。

  2.经济摩擦,韩日互呛

  2018年10月以来,韩日两国围绕二战劳工索赔案、韩国解散“慰安妇”基金财团、韩国舰艇雷达锁定日本预警机事件、日本侦察机抵近韩国舰艇做威胁性飞行等诸多事端,关系迅速趋冷。2019年1月28日,安倍晋三发表施政演说,只字未提日韩外交路线,这意味着日本对韩国立场的重大转变。

  2019年4月,日本公开要求韩国取消针对福岛等8个县的水产品进口禁令,遭到韩国拒绝。5月,韩国因“慰安妇”问题向日本政府送达起诉书并因二战强征劳工案欲强制执行两家日本企业资产。2019年7月4日,日本政府宣布对韩实施“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等3种物品出口限制措施。8月2日,日本政府内阁会议又通过《出口贸易管理条例》修正案,将韩国移出享受出口管理优待的“白色名单”。作为反制,同日下午,韩国也把日本从“白色名单国家”中删除。8月23日,韩国政府宣布废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这是自1965年邦交正常化后韩日两国首次在经济领域爆发正面冲突。

  3.韩日反目,和解漫长

  在这场韩日贸易摩擦中,对严重依赖日本化学品和其他先进材料的韩国来说,日本的出口管制打中了韩国七寸,韩国除了谴责和抗议,反制手段不多。韩国以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相要挟,未打疼日本,却打疼了大佬美国。美国多方对韩施压,最终韩国“自己打脸”,2019年11月22日续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实际上这场韩日摩擦没有赢家,日本在战术上似乎赢了,但在战略上输了,拒不反省侵略历史,还以自己的科技优势打压韩国,韩国怨恨更深。


  韩日反目,和解之路漫长。韩日反目,何人转圜?目前能够调解韩日矛盾的,似乎只有美国,但美国态度消极,日本似乎也不欢迎美国介入。韩日反目,何人相让?尽管安倍晋三声称有必要与韩国“不断保持对话”,但又不相信日韩关系短期内会改善。韩国政府迫于美国压力续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被媒体讥为“举了白旗”,韩国退无退路。韩日反目,何人得利?韩国是日本的第四大进口国,同时也是日本的第三大出口国。日本如果长期制裁韩国,结果必然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韩日反目,两国都会贴近美国,美国将坐收渔翁之利。故而,韩日和解是需要时间和时机的。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2019年岁尾,韩日关系也迎来一些转机。日本对韩国出口管制有所松动。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也释放出积极信号。2019年12月24日,李克强总理与安倍晋三、文在寅在中国成都举行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发布了《中日韩合作未来十年展望》,提出:“加强中日韩合作符合三国和三国人民的共同利益,对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我们相信,只要韩日着眼于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积极开展对话、进行谈判,妥善管控分歧、求同存异,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能续写和平友好的两国关系新篇章。


20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