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讲 英国脱欧的“阵痛”与“长痛”

时间:2020-10-26来源:2020大众热点话题
分享到:

  英国脱欧后,还有近一年的过渡期,表面上看,2020年英国脱欧道路上弥漫数年的雾霾渐渐散去,但并非尘埃落定,新一轮的博弈拉开帷幕。启动脱欧三年多来,各种声音见仁见智,莫衷一是,是“阵痛”还是“长痛”?一切都充满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一切又都似乎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一、“金蝉脱壳”欲“脱”还休

  1973年,经过三次努力,英国正式加入欧洲共同体(欧盟前身)。合久必分,40多年后,英国为了脱欧,不惜换了三位首相。原来相亲相爱一家人,从此各奔东西。

  1.事与愿违的公投


  2016年英国就“脱欧”与“留欧”进行全民公投,结果:51.9%对48.1%。半斤对八两。这轮脱欧公投,最早是由英国首相卡梅伦于2013年1月23日提出,本想拉拢保守党“疑欧派”,以借东风赢得当时即将举行的大选。接下来,英伦大地涌起一股要求进行第二次公投的浪潮,因为“脱欧”和“留欧”的比例如此之近,证明英国社会几乎有一半人对另一半人不满,英国社会隐隐存在族群分裂的隐患。

  卡梅伦“玩砸了”。不论是执政的保守党,还是在野的工党、自由民主党,包括一些英国民众都这样认为。然而取代卡梅伦的特蕾莎·梅则认为,脱欧既成事实,反悔不可取,应努力与欧盟达成一个对英国有利的脱欧协议,减轻脱欧所造成的冲击。这样,一个烫手的山芋,从一个“梅”交到了另一个“梅”手上。

  2.骑虎难下的尴尬

  一直以来,英国总想在欧盟内部成为“享受特权的VIP成员”,既享受共同市场和“无边界”带来的经济红利,同时又游离于欧洲统一货币以及“申根协定”的约束之外,堂而皇之地放弃承担诸如难民配额等欧盟成员国的各种政治义务。

  特蕾莎·梅和卡梅伦在这点上惊人相似:既想“得便宜”又想“卖乖”,想脱欧,又想防止英国脱欧之后失去种种利好。让特蕾莎·梅大跌眼镜的是,她的“软脱欧”,遇到了保守党的“硬脱欧”的倡导者戴维斯和约翰逊的“翻脸”,双双挂冠拂袖而去。欧盟各国早已看透了英国人“半推半就”的伎俩,一直呼吁尽快结束英方的“特殊待遇”:2019年3月29日大限一到,英国必须脱欧。

  3.若明若暗的前景

  2018年9月,欧盟国家领导人在维也纳举行非正式峰会,英国脱欧成为核心的议题。在峰会闭幕时,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代表除英国之外的欧盟27个成员国,直接拒绝了特蕾莎·梅内阁提出的“跳棋计划”。理由很简单:“如果接受英方建议并建立相应框架,只会破坏欧盟内部市场的基础。”身心疲惫的特蕾莎·梅在脱欧成为鸡肋之后,宣布将辞去保守党领袖一职。豪情万丈的约翰逊接过脱欧的接力棒,试图“弯道超越”。他表示,英国将在2019年10月31日离开欧盟,无协议脱欧只有极小的可能。


  脱欧,牵一发而动全身,非“一厢情愿”可为。脱欧,没有休止符,只有进行时。欧盟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说,英国单方面尚未就脱欧协议中的核心分歧——有关北爱尔兰边界问题的“备份安排”提出“合法可行的解决方案”,而提出这样一份方案是“英国的责任”。

  二、“野马脱缰”深陷泥沼

  对于英国政府2019年10月向欧盟递交的新脱欧方案(主要内容包括对北爱尔兰边界“备份安排”进行新的设计),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认为,新方案虽然在一些方面有了积极的进步,问题依然存在,需要进一步协商。

  1.曾经的辉煌已经不再

  “日不落”大英帝国,曾让世界瞩目。以纺织业为先导的工业革命,开创了世界经济的“英国时代”。16世纪,英格兰迅速崛起,成为令世界刮目相看的国家。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化国家,英国号称“世界工厂”。当时,大英帝国的经济占全球的经济的70%。两次世界大战,让英国元气大伤。2018年英国经济勉强挤进世界前六。英国常年与欧洲保持距离,当初加入欧盟,“心有杂念”,但加入之后发现获益远不如预期,不仅每年缴纳一百多亿英镑会费,而且还要承担难民配额。斗转星移,世界政治经济版图在变,被动入伙的英国,已经有边缘化的危险,曾经的“日不落”帝国很难接受“屈居人下”的尴尬。

  2.眼下的现实必须面对


  对于英国来说,眼下的局势,“掩耳盗铃”是行不通的。欧盟清楚,历届英国政府都拿脱欧要挟欧盟。脱欧成为英国政客手中的一张王牌,目的就是最大限度捞取政治资本。可是这张牌,每次出手都输得满地找牙。脱欧公投前,国际金融市场上英镑兑换美元大比例跳水,下跌了11%,这是1985年以来的最大跌幅。公投结果公布后,英国股市强烈震荡,英镑下跌12%,伦敦证交所开盘下挫8%,银行股更下挫30%,英镑狂跌。标准普尔公司将英国的信用评级中由AAA下调至AA。

  大震过后余震不断。一是保守党和工党内部均出现严重分歧,英国的政党政治将重新洗牌。二是国家统一面临威胁,欧洲一体化的坚定支持者苏格兰提出独立。三是英国将失去对欧盟决策的影响力,其地位岌岌可危,甚至被取而代之。更为严重的是,脱欧使民粹主义在英国沉渣泛起,加剧英国社会分裂,并在其他国家产生连锁反应。

  3.未来的难题需要破解

  破解难题,需要“新版”方案。当英国政府正式向欧盟递交了“新版”方案后,欧盟领导人漠然置之,因为新方案不过是新瓶装旧酒。比如,新方案提出2025年之前,北爱尔兰地区将继续留在欧盟单一市场内,之后,可自行决定去留。这一方案虽然得到国内多个党派的支持,但杂音不断。欧盟成员国均认为“新方案”并未为双方达成共识提供基础,也没有解决北爱尔兰地区关税及边境检查等问题。


  为竞选首相,约翰逊言之凿凿,绝不再延期脱欧。2016年脱欧公投带来了新的文化分歧——大量高学历人士聚居的大都会地区,与重视传统价值观的乡郊地区之间,出现了新的鸿沟。工党内亲劳工阶层和城市精英阶层之间形成壁垒,保守党则面临民粹主义冲击。同时,在脱欧后的过渡期,英国与欧盟之间,英国内强硬脱欧派、温和脱欧派与留欧派将发生新的口水仗。一切难题仍是一地鸡毛。

  三、“脱帽露顶”尽显无遗

  英国虽然2016年6月公投决定脱欧,但每年缴给欧盟的份子钱一分也不能少。2018年,英国给欧盟预算贡献了约155亿英镑。欧盟在算私账,英国脱欧后留下的大窟窿如何填补;精明的英国人也在搬手指头:如何不让自己吃亏。

  1.“光荣孤立”应是明日黄花

  英国历史上一直有着疑欧传统,“光荣孤立”是19世纪晚期以来一直奉行的一项外交政策,其原则就是避免与其他欧洲国家结盟,以便随时量身打造对外政策。对于欧洲大家庭来说,英国一直是个“三心二意”的成员。欧共体(欧盟前身)成立时,英国静静观望,直到1961年,出于利益考量,才提出申请加入欧共体。苦等12年,欧共体将英国揽入怀中。谁料想,心有打算的英国在第二年,就要求与欧共体重新谈判加入条件,并于1975年举行了第一次脱欧公投,结果有65%的人选择“留”在欧共体。

  英国奉行所谓的“光荣孤立”政策,为的是保持外交自由和霸权地位。在世界大融合的潮流面前,注定坎坷难行。其一,19世纪末20世纪初,英国丧失了“世界工厂”的工业垄断地位,“光荣孤立”外交政策的经济支撑已不堪重负。其二,大国之间的“缔约”,特别是《英日同盟条约》和英俄协议的缔结,“光荣孤立”已成明日黄花。其三,英国脱欧后,将重新确定与欧盟的未来关系,双方的自贸协议谈判将是重中之重。毕竟,欧盟是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在英国外贸总额中占比接近50%。于是想变着花样“光荣孤立”?难!

  2.“法定民意”不是灵丹妙药


  表面上看公投是“法定民意”,实质上是在民主政治外衣下,政客们玩弄“民主”手法而已,所谓的公投,不仅没有代表民意,反而极化了民意。拖累经济,扰乱民生,社会动荡,是“法定民意”结出的恶果。被过度标榜为“法定民意”的“公投”,却事与愿违。投票结果公布之后,大量公民联名要求启动第二次公投。因为苏格兰不愿意脱离欧盟,表示不接受这个结果。北爱尔兰最大的民粹主义政党新芬党旗帜鲜明地表示,英国公投选择退出欧盟,增强了北爱尔兰投票是否选择退出英国的理由。脱欧公投给国家稳定增加新的危险变量。

  全民公投是一种所谓的西方民主方式,是“代议制民主的补充和修正”,只有在代议制民主无法决策的情况下,才应通过直接民主方式进行决策。但全民公投的具体事项应通过宪法或者具有同等效力的法律进行规定,并建立法定程序。合理的直接民主决策方式,应设定相对严格的有效得票比例,防止多数人的意志侵犯少数人的民主权利。否则,这种所谓的“法定民意”,就会被政治投机者所利用,代议制民主体制名存实亡。

  3.“西式民主”难治顽症杂疴

  当民主被民粹主义绑架,当民主被政客利用,当民主貌似合理的程序结出恶果时,民主就变得虚伪,“西式民主”正是这样的民主。自2016年以来,英国的政治辩论一直围绕公民对脱欧的态度及脱欧相关问题进行,辩论各方都声称代表着“人民意志”,而“人民意志”却成为政党、政府宣称其主张合法的一种托词,被政客们作为推卸责任、开设政治赌局的抓手。滥用的民主程序,成为政客们攫取政治资本的老套路,其实质并非为国家和人民,民主已异化为政客的玩物。英国脱欧沸沸扬扬闹腾了几年,这是“西方之乱”的一个缩影,这一事件引起了人们对西方政治体制尤其是民主模式的反思,西式民主模式已病入膏肓。眼下执政的保守党提前大选告捷,取得议会下院绝对多数议席的优势,且脱欧也尘埃落定,但“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乱纷纷,不可能很快收场,政治和社会的旧疤新痕仍难修补。


  脱欧这场闹剧,成为欧盟和英国在二战后遭遇的最大危机。英国还是英国,但将不是原来那个英国。美英、欧英关系将发生深刻变化,也必然会对中英关系乃至世界格局产生影响。在英国内部,苏格兰、北爱尔兰希望留在欧盟,则意味着内部冲突即将开始。苏格兰已经提出再次独立公投。对欧盟来说,英国脱欧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重创。脱欧似乎有了结果,但一切充满了变数。


  《2020大众热点话题》后记

  2020年,在历史坐标上,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我们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同时,我们也会迎来新的重大挑战,比如一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人民战争在全国展开……《2020大众热点话题》一书紧扣时代脉搏,用网言俗语和百姓面对面讲述政策理论和热点事件,启迪人们对重大现实问题的深度思考,担起弘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光荣使命。一部书的价值在于正本清源和固本开新,本书力图用宏大开阔的视野、褒贬鲜明的笔锋、清新质朴的文字,聚焦经济发展、民生热点、贸易争端、生态建设,解码当代世界地缘政治、走向格局、外交风云、意识形态等,努力为读者展现纷繁复杂的百年大变局、精彩纷呈的全面小康新进程。努力集思想前沿与理论特色于一身,集学术深度与通俗可读于一体,既要有厚重的理论思辨,又要有清雅的诗意画境,正是本书编者的情怀与期许。

  本书由河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江凌担任编委会主任,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尹书博担任编委会副主任,省辖市委宣传部主要领导担任编委会委员,省委宣传部理论教育讲师团团长李德全负责通稿,省直相关部门、党校、高校及社科研究机构的多位知名专家学者参与书稿的研讨和撰写工作。曾琰珉、樊本善、朱振华全程参与本书的起草和编辑,刘丹负责装帧和设计。

  参与本书起草、编撰和修改工作的还有(按姓氏笔画排序):马莉、王帅、王蕾、王乾厚、孔国庆、孔祥增、申海涛、朱传忠、刘丹、刘洋、刘东玮、孙明、李明清、李排方、杨林防、何晓坚、张平丽、张明亮、武军威、赵琳、柴生高、秘文亮、徐幼萍、郭兵、郭苏予、黄洪林、康运东、梁海磊、蔡沛、翟书俊等。

  书籍是人类前行的明灯,阅读是精神的旅行和认知。只有让深奥的理论以温润的方式进入读者的内心世界并渗透到读者的思想情感,才能有真正的文化传承,这也是出版人内心的使命和担当。形势与任务教育读本《2020大众热点话题》在内容和选材上,力求做到观点严谨,内容生动,语言鲜活,形式多样,用我们的努力带给大家阅读的收获。

  在本书编写中,我们采用并借鉴了党和国家有关部门网站的一些宣传图片资料,在此,谨表感谢!因编撰时间仓促,难免有瑕疵和疏漏,敬请批评指正。

                                                                                                                                                                                     本书编写组

                                                                                                                                                                                         2020年3月

20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