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神秘的“洹北商城”

时间:2020-12-18来源:河南日报
分享到:

  安阳洹北商城是继殷墟、郑州商城、偃师商城之后,发现的又一处商代都邑遗址。它是商王朝中期的都城遗址,和殷墟王陵遗址以及殷墟宫殿宗庙遗址等,共同构建起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的大殷墟遗址保护区。被誉为殷墟考古史上一次新突破,和甲骨文发现一样意义重大。

  一号宫殿复原图

  洹北商城发掘现场图

  ◎殷人迁都与历史断代

  商朝是继夏朝之后,中国第二个君权制王朝,距今已有3600年历史。当我们翻开历史书时,却会发现商朝记载少之又少,是一个支离破碎、残缺不全的历史时期。这种历史失载的缺憾,现在只有靠考古学家、历史学家通过努力去补充,去揭开隐藏在神话背后的秘密。

  东汉张衡在《西京赋》中说:“殷人屡迁,前八后五。”所谓“前八”是指商汤建国以前,商族八次迁徙,“后五”是指商朝建立后的五次迁徙。商朝自商汤灭夏到帝辛(纣王)亡国,延续600年左右,共历经十七世三十一王。

  商朝历史以盘庚迁殷为界,可分为前后两时期。盘庚是商朝第20位王,他最后一次把国都从奄(今山东曲阜一带)迁到殷(今安阳小屯一带)。文献记载,商王朝中期,王位相争导致“九世之乱”,结果是王权削弱、国家衰败。盘庚迁都之后,商王从此安居于洹水之滨,历经273年,再没有迁徙国都。

  安阳小屯一带地势较高,洹水流经此地,两岸草木丰盛,土地肥沃,又远离侵扰,是建都的绝佳地。同时从战略考虑,这里地势高,位置适中,便于控制四方诸侯。迁都之后的商王朝,改变了以往“荡析离居,罔有定极”的动荡局面。但后世史书却没有留下商都殷具体在何处的记载。

  司马迁在《史记·殷本纪》中,仅用了3000字写商王朝。数千年来,人们对于商王朝的了解一直很模糊。20世纪20年代,中国史学界骤然兴起疑古思潮,有人主张将中国数千年文明史拦腰砍去一半。有学者对《史记·殷本纪》持怀疑态度,将其视为传说时代。

  在这种背景下,安阳殷墟考古缓缓拉开了帷幕。中国考古学家们,要用地下材料重建被质疑的上古历史。考古学家手铲下,一个埋藏地下3000多年、森严宏伟的王都轮廓逐渐呈现在世人面前,由此证明了《史记·殷本纪》的可靠性。

  殷墟发现之后,考古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商朝历史构建三阶段编年史,即偃师二里头遗址代表早商、郑州商城遗址代表中商、殷墟遗址代表晚商。不料在上世纪70年代末,北京大学历史学家邹衡提出了截然不同的观点,他认为二里头遗址所代表的是夏文化,而非商文化。而郑州商城年代不是中商是早商。

  一石激起千层浪。该观点立刻在学术界引起强烈反响。激烈争论后,学者们摒弃了以往的三阶段编年史,重新构建起二元编年框架,即郑州商城遗址代表商王朝早期,安阳殷墟则代表商王朝晚期。并希望通过文献考证,结合深埋地下的考古材料构筑商朝史,完成古史的重建任务。

  ◎田野考古发现中商都城

  20世纪80年代,年轻的中国社科院研究生唐际根(后为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站站长),为完成硕士论文,在导师郑振香(殷墟妇好墓发掘者)指导下,来到安阳做商朝研究。郑州商城遗址代表商王朝早期,安阳殷墟则代表商王朝晚期,二者之间,应该有个中商都城的存在,这个中商都城到底在哪里?

  要回答这个问题,唯一的办法是拿起探铲,到田野考古求证。20世纪90年代,由唐际根组建一支考古队,开始有意识寻找中商都城。唐际根带团队在安阳进行野外调查,挨个村子捡陶片,希望找到中商线索。

  在安阳,唐际根将重点勘探区域选在了京广铁路安阳段西侧花园庄一带。这里不属于传统的殷墟保护范围,为何会选定此处进行重点勘探?缘于此处曾有过多次考古发现。

  早在1959年,有考古人员曾在花园庄遗址东侧捡到过几块陶片。1964年,韩王度村村民挖猪圈时,挖出了青铜器。1979年,韩王度村再挖出一批青铜器。1980年,安阳豫北青年棉纺厂建设新厂房时,挖出过几座墓葬。这几批文物风格相近,出土地点相距不远。因为发现时间跨越了20多年,当时被分头记录在册,并未引起考古界足够重视。

  唐际根意识到这几个点连成一片,很有可能是个大遗址。1996年,他带队先后在洹河北岸的三家庄、花园庄一带钻探调查,发现了年代略早于安阳殷墟的古遗址线索。最终经钻探得知,地下隐藏着连成片的夯土层面。他继而进行了小规模发掘,并取得一定成绩。1998年初,考古队开始了大规模密集钻探,结果发现了大片夯土建筑遗迹,确认遗址规模至少在150万平方米以上。

  1999年深秋,唐际根再次组织大规模钻探,钻探范围延伸到安阳市北部、国家体育总局航空运动学校机场内。当年11月4日,考古队在航空运动学校机场跑道附近,找到一条宽7—9米、厚2米以上,呈东北至西南走向的线形夯土遗迹,确认这条夯土有规律地向两端延伸。

  这个消息让整个考古队兴致高涨,钻探效率大为提高。至当年12月下旬大地普降浓霜时,数千个探孔的钻探结果证明,夯土遗迹实为封闭的方形夯土城墙的墙槽。

  随着田野勘探的继续展开,一座埋藏地下3000多年的古城址初露端倪。唐际根将其命名为“洹北商城”,得到专家认可。

  洹北商城位于河南省安阳市北郊,南临洹河,与传统意义上的殷墟范围略有重叠。确切地说,其位于殷墟保护区东北部,西南就是殷墟遗址。该城外城垣平面近方形,四周已确认有夯土夯筑的城墙基槽,向北偏东13度。每面城墙长度都在2100米以上,整座城总面积达4.7平方公里。这座城址的发现,在学术界引起极大震动。

  怎么确认它是商朝中期的都城?考古学断代的一个基本方法,是依靠器物类型学进行判断。1997年,唐际根曾在洹北商城西北角,挖了一个很小面积的探方,挖到一些碎陶片。那时候还没有发现城,也不知道探方挖在了城里面。看到陶片唐际根很兴奋,他知道它们的年代比殷墟器物要早,属于商朝中期遗物。

  他乐此不疲地将这批碎陶片整理出来,写出发掘简报投寄到《考古》杂志。审稿者回馈意见称:“你的断代有问题,时代没有那么早。”为证实这批碎陶片年代,他让技师将碎陶片修复成7件完整器物。经与商晚期陶器比对,立刻看出了差异,证明它们属于商朝中期。

  碳十四也是考古学用来测年的一个主要手段。夏商周断代工程检测了洹北商城的12个数据,证明它们的年代在公元前1435年—1250年。时代均比殷墟要早,又比郑州商城要晚,正好处在两者中间时段。

  1999—2001年间,考古队先后对洹北商城城墙基槽进行7次解剖。解剖表明,洹北商城四周墙槽大部分地段宽7—11米、深约4米。基槽以黑褐土夯筑而成,十分坚固。其中东墙槽已完全夯筑填实,甚至筑起了部分墙体。北墙槽、西墙槽也夯实至地面,不过均未见夯起的墙体。

  洹北商城城址为北偏东方向,和郑州商城、偃师商城方位基本一致,是商代普遍采用的方向。城址基槽夯土采用“小棍夯”技术,也是商代普遍使用的建筑技术。

  洹北商城的发现,是商代考古工作的重大突破,不仅以确凿证据证实了早商和晚商之间存在着中商都城,而且提供了实物资料和地层关系。

  ◎一号宫殿背后的熊熊大火

  面积达4.7平方公里的洹北商城城垣内,继发现城墙之后,如果再找到宫殿基址一类的大型建筑,会更具说服力。随后田野作业中,寻找洹北商城内的宫殿遗迹,成为唐际根和他的考古队的重要目标。

  2007年夏季,唐际根率队到韩王度村苹果园钻探。他发现一片苹果树林里有几条小路,便招呼考古队员试着钻探。结果一铲下去,就打到了商王朝保存最大最好的宫殿基址上,这就是著名的洹北商城一号宫殿基址,它也是迄今发现最大的商代建筑基址。

  考古队耗时两年,才清理了一号宫殿基址西部的三分之二。其基址表面的柱网结构,清晰度超过以往发现的任何商代基址。加上保存下来的台阶、门道,特别是周围倒塌的丰富墙体和屋顶残块等,可以最大限度地复原出一座规模宏大的商代宫殿。

  一号宫殿基址位于洹北商城宫殿区东南,处于洹北商城南北中轴线南段,东西长173米,南北宽约91米,总面积近1.6万平方米,其整体结构很像今天的“四合院”。这座“四合院”北部是巍巍主殿,开有11间“正室”(清理了其中9间),主殿两侧是“双面廊”的耳庑,南庑中部建有高大的“门塾”,开有两个门道。

  面积相等的9间正室一字排开,各正室面积基本一致,面阔约8米,进深5米左右,均向南开门。正室前方发现有一字排开的通向庭院的台阶。宫殿周围以廊柱环绕。南部朝外全封闭,朝内是长长的走廊。两座宽广的门道与庭院相通,中间是一大片院落。

  商人笃信鬼神,常常为了满足死者或神灵“意志”残杀生灵。被杀戮的有人,也有马、羊、犬等动物。宫殿中间院落有1万平方米,当年在庭落中曾有频繁的杀人祭祀活动。经发掘而知,房子北边台阶前面全是祭祀坑,有几十座。这些祭祀坑分两类,一类为长方形人葬坑,另一类为方形的“空坑”,可能属于特殊祭祀方式的场所遗存。

  洹北商城除了一号宫殿基址,还发现了二号宫殿基址,二号宫殿基址结构与一号宫殿基址相同,也很像今天的“四合院”,只是规模小得多。二号宫殿基址东西面宽90余米,南北进深70米,总面积6500平方米。一号、二号宫殿基址南北相邻,相距仅25米,处在宫殿区核心部位。

  洹北商城像所有的商代城池一样,具有外城、宫城和宫殿区三部分。宫殿区位居宫城中心,而外城包围着宫城。洹北商城的宫城,南北长795米、宽度超过515米,面积不小于41万平方米。

  洹北商城的丰富发现,将城市布局“中轴线”的营建制度,追溯到了3300年前的商王朝。高大的城墙、威严的宫殿,特别是严格的“中轴线”布局,是数千年来中国城市建筑的主要特征。

  铲开洹北商城宫城地表,首先见到的是倒塌在基址周围的大量墙体和屋顶残块。这些残块呈砖红色,有明显的火烧痕迹。两处“四合院”(一号二号宫殿基址)的门道和主殿地面,也都被大火烤成了砖红色。倒塌烧土中,还夹杂着已碳化的建筑木材。

  毫无疑问,两座“四合院”曾遭遇过熊熊大火。实际上,宫殿区内已发现的数十座基址,几乎都留下了大火烙印。大火过后,洹北商城的外城墙也同时停止了修建。这座宏伟的王都,自此停摆,进而被废弃,最终消失在时间长河中。

  是何等力量,让一座王都停止了运转?熊熊大火背后,是否隐藏着一场史无记载的“国难”?

  《史记·殷本纪》记载,商王仲丁迁隞以后,曾发生王位相争,引发“九世之乱”。毁于大火的数十座基址,是否就是“九世之乱”的灾难现场?这座废弃的王都,上古文献中没留下只言片语,这座王都曾经的故事,也同样被大火吞噬了。

  ◎载入史册的科学求证

  有学者认为,洹北商城应该是河亶甲所居之“相”,也有学者认为,它也可能是盘庚所迁的“殷”。

  据《尚书》《史记》等文献记载:商立国之后曾五迁其都,其中第十三代王河亶甲所迁的“相”地和盘庚所迁的“殷”地同在安阳。事实上,以目前所掌握的资料,发掘者认为无法排除“河亶甲居相”,也不能否定“盘庚迁殷”。甚至两种说法还有“先后存续”的可能。

  洹北商城与殷墟位置相邻,年代相接,但两座城的面貌截然不同。迹象表明,洹北商城被废弃之后,商王将都城迁到了别的地方,最后迁到殷墟,完成了商王朝后期的都城大迁徙。

  洹北商城被焚烧倒塌的建筑基址,历经千年默默无语,或许记录着一场史无记载的重大政治事变。或许等到考古手段更先进时,我们可以解读出这段历史。

  洹北商城的发现,完善了商王朝的编年框架,证明豫北地区除殷墟之外,还有一座商代中期古城。它把早年构建的“早商+晚商”的地下商朝史,修订成了“早商+中商+晚商”的新结构。

  殷墟是一部厚重的地书,是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它不断地给我们带来惊喜的同时,也带来诸多疑问。从而吸引着众多考古工作者,将其探索的脚步迈向下一个百年。


文化探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