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考古舒展中华文明恢宏画卷

时间:2020-12-21来源:河南日报
分享到:

  □阎铁成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百万年的人类起源史和上万年的人类史前文明史,主要依靠考古成果来建构。即使是有文字记载以后的文明史,也需要通过考古工作来参考、印证、丰富、完善。”河南是中华文明的主要发祥地,也是中国现代考古学的诞生地,在这块历史深厚的沃土上有过无数次的考古发现。这些发现揭开了埋藏在地下的历史时代的客观存在,展现了历史典籍上不曾记述的社会盛景,让人们看到了先人们的杰出创造。这些发现重构了中国上古史,舒展了中华文明恢宏画卷,彰显了中华民族对世界人类的卓越贡献。

  拓展了中华文明发展史的新视野

  传统历史学上的中华文明史是以春秋时期孔子所作《春秋》为标志的,这以前的文明史因为没有文字记载而被视为传说,因此有了上世纪初关于中国上古史的争论。1921年现代考古学在河南仰韶村诞生,为探索研究中国人类社会历史提供了新方法,开辟了新路径。一百年来,河南考古发现一个接着一个,每次发现都令人耳目一新,不断刷新着人们对中华文明发展的新认知。

  新郑李家楼郑公大墓及其郑韩故城的考古发掘,让人们第一次通过实物看到了《春秋》中描述的东周时代的恢弘社会。荥阳娘娘寨两周城池的发现,让人们第一次看到了西周时代的社会形象。安阳殷墟遗址的发现,让人们第一次看到了商王朝的真实存在。郑州商城遗址的发现,让人们第一次领略了殷墟文明的源头和滥觞。偃师二里头遗址的发现,让人们第一次看到夏王朝不是传说。登封王城岗遗址的发现,让人们第一次遥望了早期夏王朝的曙光。巩义双槐树遗址的发现,让人们第一次感受中华文明诞生前夜的涅槃璀璨。渑池仰韶村遗址的发现,让人们第一次惊叹中华民族开始迈向文明的精彩气象。新郑裴李岗遗址的发现,让人们第一次认识到中国史前文明史比仰韶文化还要早两千年。新密李家沟遗址的发现,让人们第一次读到了中原地区由旧石器时代迈向新石器时代的豪迈篇章。郑州老奶奶庙遗址的发现,让人们第一次认识到东亚现代人的独立源起。灵井“许昌人”遗址的发现,为人们再现了中国古人类向现代人进化步履的铿锵。

  这一个个第一次,不断拓展着人们认识中华文明发展的新视野。从2700年前的东周到2900年前的西周,从3100年前的晚商到3600年前的早商,从3800年前的夏末到4100年前的夏初,从5300年前的古国到7000年前的文明前夜,从9000年前的文明萌芽到1万年前的文明孕育,从1万年前的氏族社会到3万年前的现代人形成,从5万年前的人类嬗变到10万年前古人的进化,河南考古的一次次发现将中华民族、中华文明发展的轴线不断向前延展,不断更新丰富,中国上古史因河南考古新发现而不断重构。

  确立了东亚现代人在这里源起的新认知

  中华民族由古猿进化大约持续了数百万年,在距今300万年前形成了原始人类,在距今约20万至5万年前进入“古人”阶段,在距今约5万至1万年前进入“现代人”阶段,开始人类社会发展新时期。目前在河南发现的数千处旧石器遗址,展现了中华先民由原始人向现代人迈进的完整历程。

  1978年,在南召发现了中更新世人类1颗牙齿化石。1979年,在卢氏发现了10万年前的人类4块头骨残片和2枚牙齿化石。2007年,在许昌灵井遗址发现了8万至10万年前的人类头盖骨化石。2012年,在栾川孙家洞又发现了中更新世人类6颗牙齿化石。这些发现为研究东亚古人类演化和中国现代人类起源提供了物证。此外,在三门峡水磨沟和会兴沟、洛阳北窑、荥阳织机洞、栾川七里坪、舞阳大岗等旧石器时期遗址中保存着丰富多彩的远古人类生活遗存,再现了远古人类生活、进化、发展、创业的场景。特别是郑州老奶奶庙遗址发现了3万至5万年前人类生活的中心营地,一层层居住面、一堆堆篝火和人们吃过丢弃的烧烤骨头,无可置疑地证实,中国现代人不是外来的,是这里土生土长的,推翻了中国人是从西方迁徙过来的观点。而新郑赵庄遗址完整保存着先民们进行祈祷的实物遗存,从远处搬来的石块和放置其上的大象头骨,传递着3万至5万年前人们的精神追求,清晰表明这时的中国先民已经完成了原始人向现代人的嬗变。

  展示了中华文明绵延发展的蓬勃气象

  河南考古发现分布于中华文明进程中的各个历史时期,形成了完整的文明发展链条,向世人证明,中华文明史绝不始自《春秋》,而是至少在五千年以上,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文明绵延五千年以上从未中断的国家。

  新密李家沟旧石器—新石器过渡阶段遗址展示了1.1万年至9000年前人们迈向文明的伟大进程,新郑裴李岗遗址、舞阳贾湖遗址展示了9000年至7000年前人们肇始文明的精彩开创。渑池仰韶村遗址、郑州大河村遗址、濮阳西水坡遗址、三门峡庙底沟遗址、灵宝西坡遗址、汝州洪山庙遗址、郑州西山遗址、巩义双槐树遗址、洛阳王湾遗址、新密古城寨遗址、淮阳平粮台遗址、辉县孟庄遗址、安阳后冈遗址等展示了7000年至4000年前中国王朝诞生前夜凤凰涅槃的绚烂历程,登封王城岗遗址、禹州瓦店遗址、新密新砦遗址、偃师二里头遗址、新郑望京楼遗址等展示了4000年至3700年前夏王朝怎样历经了诞生、发展、强盛和消亡。郑州商城遗址、偃师尸乡沟商城遗址、郑州小双桥商城遗址、安阳洹北商城遗址和殷墟遗址等展示了3600年至3100年前商王朝登峰造极的青铜文明。荥阳娘娘寨两周城址、洛阳东周王城遗址、新郑郑韩故城遗址、三门峡上阳城遗址、信阳城阳城遗址等展示了3000年至2300年前两周时期风云激荡的历史回响。这些考古发现像灯塔、似路标,清晰标识了中华文明一路走来,怎样摆脱了混沌,怎样创造了生活,怎样铸造了城池,怎样缔造了国家,怎样走向了文明,以无可辩驳的客观存在回答了一些人对中华文明五千年灿烂历史的怀疑。

  在中国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文明如此集中展现、脉络如此清晰明了、遗址如此层层相叠、年轮如此环环相扣、内容如此辉煌灿烂的,只有河南。

  再现了中国古代社会的恢宏盛景

  河南考古发现不局限于某个方面或某个点,而是全方位的,既有王都,也有城池,还有村落;既有王陵,也有宫殿,还有民居;既有祭祀遗址,也有作坊遗址,还有市政设施,全面展示了中国古代社会的恢宏盛况。

  在居住方面,新郑唐户遗址保存的8000年前人们建造的半地穴式住房,灵宝西坡遗址保存的6000年前人们建造的公共议事厅,郑州大河村遗址、邓州八里岗遗址、南阳黄山遗址保存的5000年前人们建造的“木骨泥塑”联排房屋,巩义双槐树遗址保存的5000年前人们建造的大型宫殿式排房,新密古城寨遗址保存的4300年前人们构筑的廊庑式四合院遗存,偃师二里头遗址保存的3700年前建造的大型宫殿遗存,郑州商城遗址、偃师尸乡沟商城遗址保存的3600年前建造的大型宫殿遗存,荥阳关帝庙遗址保存的3500年前的商代聚落遗存,郑州小双桥遗址保存的3300年前夯筑的高台宫殿基址遗存,安阳洹北商城遗址保存的3300年前的大型宫殿建筑群遗存,安阳殷墟遗址保存的3200年前的祭祀殿堂遗存,新郑郑韩故城遗址保存的2300年前的春秋战国宫殿建筑遗存,内黄三杨庄遗址保存的2000年前的汉代民居遗存,展示了中国古代社会各阶层居所形成、演变、发展的完整历史过程。

  在城池方面,自5300年前郑州人建造了目前发现的中国最早的版筑城池郑州西山城池后,河南大地便城池建造连缀。5200年前的淅川龙山岗城,5000年前的郑州大河村城,4700年前的安阳后冈城,4600年前的漯河郝家台城,4500年前的濮阳戚城,4400年前的辉县孟庄城,4300年前的淮阳平粮台城、新密古城寨城,4100年前的登封王城岗城、平顶山蒲城店城,3900年前的新密新砦城,3800年前的偃师二里头城、荥阳大师姑城、新郑望京楼城、郑州东赵城,3600年前的郑州二里岗城、偃师尸乡沟城、焦作府城,3300年前的郑州小双桥城、安阳洹北城,3100年前的三门峡上阳城、上蔡蔡国城、商丘宋国城、济源原城,2800年前的荥阳娘娘寨两周城,2700年前的新郑郑韩故城、开封启封城,2300年前的郑州荥阳城等,河南大地已发现的200余座先秦城池,展示了自5000年至2300年前中国城市肇造、发展、成熟的营造史诗。

  在制造业方面,新郑赵庄遗址发现的打制石器工场,新密李家沟遗址发现的陶片,新郑裴李岗遗址发现的陶窑和磨制石器,三门峡庙底沟遗址、郑州大河村遗址发现的彩陶作坊,南阳黄山遗址发现的制玉作坊,偃师二里头遗址发现的铸铜、制陶、绿松石器制造作坊,郑州商城遗址、安阳殷墟遗址、荥阳官庄遗址、新郑郑韩故城遗址发现的铸铜、制骨、制陶作坊,新郑发现的战国冶铁和缫丝作坊,巩义铁生沟、郑州古荥、南阳瓦房庄、温县招贤村发现的汉代冶铁作坊,巩义黄冶窑发现的白瓷、三彩陶作坊,禹州发现的钧瓷作坊,宝丰和汝州发现的汝瓷作坊等,展示了中国古代制造技术的创造和不断飞跃。

  在农业方面,郑州老奶奶庙遗址发现了3万年前的稗的存在。新郑裴李岗遗址出土的磨制石铲、石锛、齿式石镰,特别是磨制的石磨盘、石磨棒以及窖藏粟,舞阳贾湖遗址窖穴中的水稻遗存等,标志早在8000年前中国原始农业已经形成。郑州大河村遗址发现的大豆、莲子等农作物种子,向我们展示了中国农耕文明发展的伟大进程。

  在生活方面,新郑赵庄遗址发现的石块上摆放的大象头颅展示了5万至3万年前人们的精神寄托。灵井“许昌人”遗址发现的微型鸟雕抒发了1.35万年前人们渴望自由飞翔的志向。新郑裴李岗遗址出土的骨簪、绿松石佩、陶塑羊首和猪首、锅碗瓢勺炊餐具,展示了8000年前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郑州大河村遗址出土的专门用来盛放头饰用品的插簪器,展示了6000年前人们衣饰装扮的讲究和富有。而这一时期河南各个遗址出土彩陶器上面的纹饰多达四五十种,展示了6000年至4500年前人们绚丽神奇的审美情趣。偃师二里头遗址、郑州商城遗址、安阳殷墟遗址等出土的黄金纹饰、蚌壳项链、绿松石和玉石佩以及精美大气的青铜器纹饰,展示了距今3600年前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创造已经无处不在。安阳殷墟大墓、淅川楚墓、上蔡郭庄楚墓、三门峡虢国国君墓、新郑郑韩国君墓、郑州汉画像砖墓、南阳汉画像石墓、永城梁王陵墓、新密打虎亭汉墓等出土的数以万计的文物,更令人惊叹古代文化创造的精美绝伦。

  河南这些考古大发现展示了中国古代社会的繁荣景象,谱就了早期中国可歌可泣、雄浑豪迈的创业史诗。透过这些创造,我们可以管窥那个时代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感受那个时代日新月异的恢宏社会盛景。

  呈现了中国古代社会文明的最高成就

  在中华文明已知的五千年发展史中,前四千年主要是以河南地区为核心的,中国古代的主要王朝都在这里建都,因此在河南考古大发现中,无论遗址还是文物,都是当时中国社会的最新最高成就,成为中华文明的重要标志。

  河南考古大发现中的城池不仅时代早和集中,而且很多是构筑等级最高的王都。郑州西山古国之城、登封王城岗夏代建国立都之城、新密新砦夏代早中期都城、偃师二里头夏代晚期都城、郑州商代亳都都城、偃师尸乡沟商代早期都城、郑州小双桥商代中期都城、安阳洹北商代中期都城、洛阳东周王城、新郑郑韩故城、商丘宋国故城、洛阳汉魏故城、洛阳隋唐故城、开封宋代东京城等,都为当年勇夺天下的王者所建,采用了当时最先进的规划理念和筑建技术,规模、规格和等级也是最高的,是那个时代中国社会发展最高成就的纪念碑。透过这些恢宏的城池,人们可以领略中华文明从古国到王国、从王国到帝国波澜壮阔的浩浩进程。

  河南考古大发现中的文物不仅是稀世珍宝,而且承载着重大的历史意义和信息。郑州大河村遗址出土的彩陶双联壶构思精巧,寓意永结同心,反映了部族间联手发展融合的重大主题。叶县余庄遗址发现的排列有序的成组陶器,呈现出鲜明的礼制色彩,表明礼制开始出现和形成。淮阳时庄遗址发现的夏代早期“粮食仓城”,标志夏王朝的社会组织结构、国家治理能力达到一定水平。偃师二里头遗址的九宫格布局和出土的绿松石牌饰等文物,展现了夏王朝的盛大威仪。郑州商城遗址、安阳殷墟遗址发现的庞大祭祀遗址和成组的青铜器,再现了商王朝强盛的国家力量。新郑郑韩故城、三门峡虢国墓、南阳和信阳楚墓、平顶山应国墓、新乡卫国墓出土的春秋战国时期规模盛大的青铜礼器群组,反映了诸侯国的强盛和诸侯王称霸的雄心。

  河南考古发现中的许多文物标志了那个时代一波又一波的发明和创新。新密李家沟遗址发现的陶器残片,记载了人们征服自然利用自然创制陶器的第一次伟大创造。舞阳贾湖遗址出土的骨笛和契刻符号,不仅标志人们已经懂得了韵律,还开始了记事文字的创造。濮阳西水坡遗址发现的贝壳龙虎图和荥阳青台遗址发现的北斗九星,标志人们已经初步掌握了天文知识体系。荥阳汪沟遗址发现的丝罗残片是5000多年前中国人发明丝绸的物证。郑州牛砦遗址发现的青铜器冶炼坩埚残片,反映了至少在4500年前中国人已经熟稔了青铜冶炼之术。偃师二里头遗址、郑州商城遗址出土的原始青瓷则将中国制瓷的历史推向了3600年前。安阳殷墟遗址发现的甲骨文向世界表明,中国汉字是世界上使用时间最长的文字。郑州古荥冶铁等作坊发现的球墨铸铁法引领世界先进冶铁技术1800年之久。

  河南这些考古大发现,展示了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历史脉络,展示了中华文明的灿烂成就,展示了中华文明对世界文明的重大贡献,向人们宣示,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主要在河南奠基、成长、强盛并屹立于世界。讲好河南考古故事,就讲好了中华文明的历史故事。⑩6

  (作者系郑州市文物局原局长)

文化探源